三国之荀氏崛起

2022-06-30

暴龙的真相

三国演义中的荀是个怎么样人物?

杰出的军事家、战略家、政治家

三国里姓荀的人有哪些?

三国里面姓的有很多人,比如说荀彧,荀攸,还有荀彧家的小子也都训巡,所以说有很多

汉末三国“九大家族”哪个家族的下场最好?

应该都差不多

魏晋时期小说主角是荀氏的

三国之名门公子。时当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以后。 重生在颍川名门荀家,成为荀彧的幼子荀粲。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英雄老去,美人迟暮。那群雄并起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然而那名士风流的魏晋时代却悄悄走近。
这是一个门阀林立的时代,既然身为令君之子,名门公子,必定成为上品名士,只爱那数不尽的风花雪月……

魔兽RPG群英传之三国崛起中霸王降临这关怎么过

打游击战啊,拖延时间,拖个20年等你兵种全部3阶就能完虐电脑了,再来个诅咒+军魂,一千兵打对面一千兵你的损失基本在5个小兵以内

三国霸主袁绍的身世有什么神秘之处,尚未崛起时经历过什么?

袁绍,曾是东汉末年诸多群雄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也是多年来议论不休的一位。袁绍是出色的,名门光环加上关东联军的首领赐予了他极高的起点;青、幽、并、冀四州的雄霸确立了他汉末最强诸侯的地位,但是他同时又面对诸如着“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的众多负面评价。

那么这样一位备受争议的人物,究竟有着怎样的真实面貌,他又有着哪些为人少知的细节,从本篇开始,我将和您一起一一分析讨论。

袁绍的生年不详,这其实没什么,但是他的字很有意思,“本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年号,本初这个年号仅仅记过1年,是在公元146年,这里就非常的引人遐想,就是袁绍有没有可能就是本初元年所生,这个观点罗三洋先生提出过。罗三洋先生通过婚姻状况,和他人之间的称呼和子嗣年龄等进行了一系列的判断,最终得出了袁绍极有可能是出生于本初元年的结论,但是,也有其他人根据许劭和袁绍的语言和许劭的年龄推算袁绍应当出生于公元150年之后。

不管究竟出身于何年,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由于“字”是由家长所取,所以以年号为字,而且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号。本初元年内,一共发生过袁绍的父亲袁成(目前较多认为袁绍应当是袁逢的庶子,过继到袁成之下,虽然并不确定,但是袁绍在家族中具有袁成之子的身份这点事毋庸置疑的,这里袁术除外,袁术对袁绍的话真实度不是特别高,存在很大损名声的水分在里面)病死、太学盛行的开始、党人的形成、袁汤升迁司空四件大事的袁绍,在一定程度上是寄托有家族的希望和愿景的,他的存在,也一定有着对于袁家不一样的意义(这里讲的其实就比较玄乎了,不过通过袁绍后来发生的种种事件也能看得出来,袁绍确实和党人、太学这些事情绑得很紧)。

袁绍的青春过的应该还是挺辛苦的,按照史书的记载(绍生而父死,二公爱之)是说袁绍很受到袁逢、袁隗的喜爱,其实绝对不是单纯的因为其相貌英俊(虽然汉末颜值协会在长相上要求严格,长得帅的确实就已经具有了很好的基础),但是汝南袁氏不是什么暴发户,那也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治理经学的大户人家,作为一个从小就没了爹的孩子,要想真的在家族里面有地位有尊严,还是得自己花点心思的。

袁绍在长相英俊的基础上,还有着心思极深的本事。袁绍自幼便深知“孝廉”二字的重要性,袁绍在凭借家族的势力当上了濮阳县长之后,作风廉洁,清正能干,这是“廉”,那么“孝”呢?就在随后的为母服丧当中,袁绍在辞官之后首先是为她的母亲守丧了三年,这里的守丧有很大的“养名”的心思在里面,养的就是“孝”这个名,有佐证《后汉书·许劭传》中就提到“同郡袁绍,公族豪侠,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日:‘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单车归家”。这里袁绍就是刻意避开当时的言论大家许劭,目的就是蓄养自己的名声。

除此以外,袁绍还为了自己的名声做出了诸多的努力,在本身就长得帅的基础上,做到了宽雅待人,气度大方,举止有礼等等,在袁氏大家的风范影响下,袁绍的礼仪是做得真的好,而且不管是对谁,都能做到彬彬有礼(《汉末英雄记》中说道: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加以倾心折节,莫不争赴其庭,士无贵贱,与之抗礼)。这点上其实与袁绍自己的出身卑微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和前一篇文章的公孙瓒比起来,袁绍则是把自己的心态处理的相当得当了,更做出了自身的努力,也难怪“二公”如此喜爱这位“庶出”了。

那么,袁绍的名声在他仅仅刚出道为县令时候就已经有多大了呢?在《三国志·武帝纪》注引皇甫谧《逸士传》曰:“袁绍、袁术丧母,归葬汝南,会者三万人。

曹操密语王俊曰:‘天下将乱,为乱魁者必此二人也。欲济天下,为百姓请命,不先诛此二子,乱今作矣’”。

足见其影响力,而这股名气在袁绍之后步步高升之后,更是有增无减(曹操眼光也不错,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了数十年之后发生的事情,看到了袁绍之后的前景)。

守丧三年对于袁绍来说不算完,袁绍的眼光非常长远,就在为母亲守丧完毕之后,又要为自己的父亲补服父丧,如果说对母亲的守丧还可能有情感的成分在里面,而且恰逢时候,那么这个补服父丧就纯粹是别有用心了。这个要补服父丧的的爹袁绍不可能说对他有半毛钱的感情在里面,更没有必要特意去补(服丧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可以理解成是无法进行任何娱乐活动的同时还有诸多禁忌),而且在服丧之后继续隐居。

那么,袁绍此举意欲何为呢?

这里其实就不再是简单的“养名”了,“养名”的话一次服丧三年就已经够了,这个时候的袁绍积极返回官场,再次大展宏图,建功立业,结交名士“养名”的效率应该会更高才是,这里联系当时的时间,正逢党锢之祸,就可以进一步入手了。有一种观点是说袁绍为了躲避党锢之祸(袁绍确实和党人有着极其亲密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勾结),其实是有问题的,那就是直至党锢之祸结束的公元184年之前,袁绍就已经多次被征召,说明袁绍其实没有必要一直躲避党锢之祸,党锢之祸这笔账暂时是算不到袁绍的头上来的,那么袁绍隐居的原因也不是躲避党锢之祸。那么剩下来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为了和自己的党人“兄弟”们同甘苦、共患难。

这里我们无法判断袁绍到底是为了博取党人们的信任还是说他只是单纯正直的抵制党锢之祸,但是袁绍的毅力是值得敬佩的,而袁绍也得到了自己应得的结果——和党人、侠义之士们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当然,这也为他后来的崛起打下基础。

  • 1.我的世界所有隐藏方块及指令
  • 2.电脑单机塔防游戏排行榜前十名
  • 3.羽毛球单打一局多少分
  • 4.dnf为什么不能选择服务器
  • 5.dnf地下城特殊键tab
  • 6.qq炫舞手游怎么隐藏图鉴
  • 7.魔兽世界怀旧服符文绷带一组卖多少
  • 8.迷你世界客户端与版本不匹配怎么办